01.無論如何,錢都歸我.

銀河係——太陽環·14環區

夜晚,陰沉天空雷聲滾滾。不見雨落下,空氣滿是沉悶與壓抑。

閃電劃過,一棟位於郊外的莊園格外顯眼。

四周重歸於靜,隱隱雷聲傳遞開來。

乍亮照明了這裏。並非莊園,而是一座精神病院。

再次恢複黑暗。這棟建築如同黑暗中的巨獸,蟄伏起來。

形成對比的,是百公裏外的城市。高樓拔地聳入烏雲,無數化為小點的飛梭樓宇間穿行。

穹頂烏雲下,一艘巨大飛艇緩慢環繞著城市。艇身霓虹燈閃爍,顯示著廣告。

【特朗斯科技,訂製您每日所喜愛的天氣。晴天、雨天、輻射雲,量子塵埃,太陽風暴應有盡有。預約撥打:014-41562491】

雷電過後,空氣變得更加沉悶。

直到尖銳警報劃破夜空,在病院上空回蕩。

【檢測到病人脫離病房,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請各位病患呆在房間,不要隨地躺在走廊——】

兩分鍾後。

病院內亂成一鍋粥。而前院中,兩道身影一裏一外站在前門旁。

“該死,你想怎樣。”急促而壓抑的聲線響起。身著保安服的中年人壓低聲音,不時緊張轉頭望向建築門口的人影。

他有點小聰明。在係統警報響起後,察覺病人會想逃離,所以第一時間來到前門。發現有個陌生同事比自己來得更早,並指著門外灌木叢嚷著別跑。甚至還從小徑上摳鵝卵石砸過去。

他沒理由不去信自己的同事。

於是他打開前門,正要去灌木叢中探查。身邊的同事——忽然迅速脫掉一身保安服,露出下麵那紮眼的藍白相間病人服,神情歡脫的跑到大門外。

他知道,這下完了。

一旦被人知道是自己打開門而讓病人逃跑,這份從機器人手裏得來的職業,自然是哪來的回哪去。

比起人類,不會累的機器人更容易壓榨,也更廉價。

現在的辦法是:讓他離開,神不知鬼不覺,工作也保住了。不會有人發現是自己放跑的。

“不想被我抓回去,就快滾。”他控製大門關閉,同時作出惡狠狠表情,希望能嚇跑他。

不過他忘了麵前的年輕人是這家精神病院的病患。但凡這裏的人,腦子大多有點問題。

“離開?”年輕人大叫,抓著圍欄將臉擠上去,將臉擠得變形,似乎恨不得鑽回去。吊睛白眼斜瞪著他:“想也別想啊——”

於是就有了前麵的對話。

“該死,你想怎樣。”保安恨得牙癢癢。

年輕人表情忽然一正,像個正常人:“你知道,我身無分文,就這麽出去……”

保安又往身後看了一眼,門口那邊有人影接近過來。

【用戶丁頓向你轉移1000信用點。】

“才1000?”一串顯示在視網膜的信息,年輕人不滿抱怨,隨即自言自語:“算了,要啥自行車。加個好友,有空一起吃頓飯什麽的。”

【用戶:牧蘇申請加你好友。】

“不用!現在可以滾……可以離開了吧。”保安把脫出口的滾艱難改為離開。

“快接受,快接受——”年輕人搖晃著圍欄,興奮喊著。

看他發瘋的樣子,保安隻好又選擇了接受。

“這回可以了麽。”他已經聽到身後傳來的說話聲,不由緊張回過頭看。兩道身影正走過前院公園,往這邊走來。

他焦急回頭:“你到底……”

聲音戛然而止。他已經看不到那年輕人的身影。

他懷疑著將臉貼上圍欄,左右晃動眼珠,借著閃雷,隻看到空曠的街道。

“丁頓?怎麽了。”

身後傳來同事的問候。

“沒事……我怕病人從門口跑掉,過來看看。什麽也沒有。”丁頓隨意說著,跟在二人身後往回走。

恰逢閃電劃破沉悶夜空,將圍欄影子拉的狹長。其中一道詭異黑影顯眼無比。

丁頓渾身一震。不安地倏然扭頭。

轟隆——

滾滾雷聲中,他隻看到空曠的前門。

難道剛剛發生的一切隻是我太緊張生出的幻覺嗎……

他的這種想法沒能存在太久。

十幾分鍾後,視界彈出信息。

【您的好友牧蘇邀請您替他支付:14區凱氏星際集團消費費用,總計194信用點。】

【您的好友向您發來一條消息:牧蘇:愛你喲(比心)】

丁頓顫抖著選擇了支付。

而緊接著幾分鍾後——

【您的好友牧蘇邀請您替他支付:便利連鎖商店消費費用:33信用點】

“呃啊啊啊啊啊啊!”

瓦倫坦大街·公園

公園小徑邊長椅,一名黑發黑眸,一身藍白相間病院服的年輕人一屁股坐上去,愜意發出長吟。

周圍有幾對情侶散步依偎,隱隱低語,散發出戀愛的酸臭味。

忽有一聲驚呼傳來:“快看!是流星。我以為這輩子都看不到流星了……”

“劉星?他不拍家有兒女跑這兒幹嘛。”

長椅上牧蘇抬頭看了眼。除了陰雲什麽也看不到。

事實哪怕沒了烏雲,在環太陽軌道也隻能看到天頂鐵穹罷了。

小徑對麵是條長街。不時有飛梭從高空降落地麵,男男女女走下車。街上行人來往。鮮見地麵交通工具。唯一算得上的,也隻有一群少年少女三五成群玩著動力滑板滑過。

大樓牆體廣告牌閃爍,對著公園投影宣傳著五花八門的廣告,肆無忌憚的宣示著噪音汙染。

【想得到你的專屬管家嗎。想擁有獨一無二的機器人伴侶嗎。菲林機械坊,自由訂製您的願望。地址:14環區·特朗斯大街三十九號。您所想的,我們都有。】

【史上最棒的私人遊戲!戴上頭盔,您將身臨其境體驗四百年前科技爆炸時代。近乎無限的自由度。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物。科學家、財閥、獨裁者、軍火商。你可以與任何那個偉大時代的人物零距離接觸。還在等什麽,撥打電話訂購:014-12346131,免費送貨上門!】

【14環區,達到犯罪破案率百分之九十九點八,平均破案時效1小時15分鍾。連續25年環太陽環治安前10名。環境優美怡人,區長團隊竭誠為居民服務。14區,是您最佳的定居城市。】

聽著周遭的廣告詞,牧蘇從袋子裏取出一罐可樂。

嗝——

打開仰頭一飲而盡,牧蘇打了個嗝,轉頭看向長椅另一端,一名注視自己衣服的中年人,舉起汽水罐打招呼。

“衣服不錯,對吧。”

中年人勉強笑了笑,轉回臉,不動聲色往一旁挪了挪。

【……光怪陸離,這裏歡迎瘋子。】

聽到瘋子,牧蘇下意識抬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右麵大樓,屏幕廣告牌。

那是一名黑人,站在純白色背景前。修剪得恰到好處的頭發和胡須,顯得花白。一身西服整潔而又筆直。

那雙蔚藍眼眸透露無限睿智,好像能穿透人心。

他伸開雙臂,似乎捧著什麽。聲音低沉富有磁性:“你們稱它為遊戲,不過我更願意稱呼它為——另一個世界。”

“而這個。”一串0與1組成代碼出現其掌中,幻化成一具老式金屬鑰匙“想打開通往另一世界的門,你們會需要到它——”

他語風陡然一轉,輕鬆了許多:“鑰匙一萬信用點,概不二價。熟睡之後……歡迎你們。”

【熟睡之後現已登陸閥門遊戲平台,詳情……】

【?-Her’name’is’Lola,She’was’a’showgirl.With’yellow’feathers’in’her’hairs……赤紅的火星異域風情。徜徉在碧……】

屏幕更換成另外一個廣告。

“瘋子空間。”牧蘇很感興趣。

“嘿,想不想看魔術?”

“什麽?”椅子另一端的中年人茫然看來。

“魔術。”牧蘇側過身子:“你隨便給我什麽,我都能將它變成錢。”

……

牧蘇自來熟攬過中年人肩膀,打著響指興奮道:“快,什麽東西都行。”

“街頭魔術表演嗎。”中年人縮起脖子,摸著口袋,邊道:“我沒有什麽……”

說著,他從口袋裏翻出一塊拳頭大控製板,想來是出來時不留神裝進口袋。

那個年輕的“街頭魔術師”一把搶過手上的控製板,橫穿小徑,手撐在公園圍欄,動作利索縱身翻越。

啪——

腳拌到圍欄,“街頭魔術師”一臉拍在了黑色路麵。聲音清晰到他都能聽見。

街頭魔術師手忙腳亂爬起來,邊拿袖子擦著鼻血邊發出嗚嗚哭聲一路小跑到街對麵小巷中。

那裏發生著什麽。

旖旎燈光下,一男一女正在巷爭吵。男的臃腫肥胖。女的苗條袖長,身著單薄睡裙,長腿掛著匆忙穿上的絲襪。

她小臂外側金屬電路外露,是個合成人。似乎是因為嫖資而發生了爭執。

長椅正對著小巷,因此他看得很清楚。

然後他就看到,那個年輕的“街頭魔術師”掄起自己給他的控製板,將胖子拍暈。然後在機械女人捂嘴驚呼後退之中,蹲到身邊動作利索無比翻找口袋。

片刻後,有所收獲的“街頭搶劫魔術師”站起,那張沾滿血汙的臉往這邊望來,雙腿交錯,雙臂攤開微微欠身,行紳士禮。

他腦袋似乎聽到一道聲音。

“噔噔噔噔~”

……

一小時後。

郊外一間家庭旅館。

比起遠處城市群的燈紅酒綠,這座平原上的獨棟旅館顯得頗為寧靜。

301房間

最新款的閥門遊戲頭盔放在床邊。相比起頭盔這一顯得笨重碩大的形容詞,用麵罩形容更合適些。

輕薄的它使得哪怕躺在床上也並不會難受。隻是沒遊戲倉那麽便利罷了。

因為是新購遊戲頭盔,裏麵隻包含了剛剛購買的《熟睡之後》一款遊戲。

遊戲的廣告詞很明顯吸引了牧蘇。他辛苦“賺”了些錢,躲到這裏偷玩遊戲。並利用配送遊戲頭盔的十幾分鍾,登上官網了解遊戲。

遊戲特色是隨機副本。在今日稍早一些時剛剛開服。作為主運算程序的量子計算機智子收集了人類數百年近代史的一切資料。無論是曆史文獻、娛樂影音。還是哪怕網絡作品、隨手而作。都有記載並將之吸收納入,

若要形容。就像是閱讀了數百年所有文學作品的AI,然後讓它編寫小說。

沒有耐性的牧蘇迫不及待跳上床戴上頭盔。

視線內一片漆黑,如同被蒙上眼睛或置身黑暗之中。

起初還能感覺到身體存在。數秒之後,陌生女音耳中響起,同時失去的是對身體的知覺。

【歡迎來到熟睡之後。】

【登陸公網中。】

【DNA序列已記錄。】

【所在地:環太陽14區。】

【神經接入中……】

【身體檢測已完成,默認關閉所有強製係統。如需開啟請在遊戲內呼出設置。】

【當前玩家形象為默認同步現實。如需做改變請呼出操作設置。】

【載入模式為睡眠模式。在當前模式下,您隻能與相同模式的玩家匹配,並可享受比例為1:7的遊戲時間。可以保持最高為:現實72(×7)小時的連續在線時間。使用遊戲倉您將能進行深睡眠下遊戲。】

【神經心率記錄準備完畢。當玩家狀態異常時將被強製彈出遊戲並收費提供聯係醫療服務。】

【隨即默認服裝……已完成】

【準備就緒】

【請輸入昵稱。除中英文外的特殊字符將不允許被使用為昵稱。】

直打瞌睡的牧蘇見終於輪到自己出場,想也不想脫口而出。

“瘋不覺。”

——

*合成人法則第5189條:任何時刻,機器人需保留明顯的外部特征,用以區分合成人與人類的區別。